巴图鲁汽配铺-霸道总裁饶

呜~她的运气怎么会这么背啊,第一次去那种高档的餐厅居然会遇见埃比迪!老天爷啊,做神也不能这么绝的吧,还要不要人活了!难道她二十三年的美好年华就要终结于此了吗?呜~她不要啊!

“开车”埃比迪将陈梦欣扔到了自己的车上。自己也随即上了车,立刻命令司机开车回到自己的下榻的酒店。

陈梦欣紧闭着双眼,就是不敢睁开眼睛来看埃比迪,还拼命的催眠着自己,这只是做梦,只是做梦,埃比迪根本没有来中国,这一切都只是梦。

“梦欣?”一声熟悉的带着浓厚异国感觉的呼唤,一下子将陈梦欣从幸福中惊醒。

“请问,你找梦欣有什么事吗?”沈天扬见这么一位异国人士在喊着梦欣的名字,再看看梦欣那紧张害怕的样子,一下子,他就将埃比迪归到了坏人这一类中,并且勇敢的站出来保护着陈梦欣。

司机仿佛没有感受到后边的暗潮汹涌,风雨欲来之势,只是面无表情的开着车,很快的就将车开到了一家五星酒店的门口,埃比迪稍稍等车停稳了之后,便一把抓起陈梦欣的手腕,好像怕她逃跑一般握得紧紧的,下了车便快步往酒店里走去,陈梦欣跟不上埃比迪那快速的步伐,一路踉踉跄跄的走着,好几次都差点摔倒。

埃比迪一把将坐在位子上的陈梦欣扛起,也不管陈梦欣怎样的挣扎,迈开步子就往外走。

陈梦欣也不再客气了,切下一大块牛排就往嘴里送,唔~好好吃啊!陈梦欣幸福的眯上了眼,牛排的熟度刚刚好,酱汁也是十分的浓郁,简直好吃到爆!陈梦欣慢慢的咀嚼着口中的美食,将这幸福的时刻无限的延长。

埃比迪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沈天扬 ,一副帝王之气,顿时带给了沈天扬一股强烈的压迫感,才一会儿,埃比迪又将视线转回到了陈梦欣的身上。

“啊~!”陈梦欣顿时感觉天旋地转,被人扛在了肩上,这时她再也顾不得什么,睁开眼睛,就开始死命的挣扎着。

好,好像是埃比迪的声音诶,陈梦欣那幼小的心灵开始不安的跳动起来,不,不可能吧,埃比迪怎么可能来到中国啊,更不可能来到这个餐厅里啊,虽然这么想着,陈梦欣依旧紧闭着双眼,不敢睁开,害怕接受这么残酷的事实。

“是,总……”陈梦欣一时间还改不过来称呼,在沈天扬的目光的提醒下,这才赶忙改口“是,天扬”

“先生,您点的菜来了”服务生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走了过来,打破了两人只见的沉默。“埃比迪!你放下我!一路上,埃比迪一边死死的盯着陈梦欣,一边不停的压抑着自己内心滔天的怒火,不然他怕陈梦欣会在这辆车直接死于非命。而陈梦欣从被扔上车的那一刻起,就紧紧的缩在车里的一角,恐惧的看着宛如地狱恶魔的埃比迪,心底在不停的哀号着,不停的祈祷着。”陈梦欣不停的挣扎着,差点从埃比迪的肩上落下来,埃比迪狠心的在陈梦欣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,出声警告道。这个爱逃跑的中国娃娃,现在终于让他逮到了,哼!”陈梦欣不停的挣扎着,小手不停的捶打着埃比迪那强壮的胸膛,可是,那小小的力气对埃比迪来说却是不痛不痒。看他怎么收拾她!“不要再动了!额,虽然对埃比迪突然说出中文存有很大的疑问,但是现在,她已经无法再去关心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,她只知道,今天她的小命就要不保了!把第一次给了他之后,居然还敢跑?而现在还跟个男人出来吃饭!“请你放下梦欣!”沈天扬立刻就站起身来,快步走上前去阻止埃比迪离开的脚步,想解救被埃比迪扛在肩上的陈梦欣。难道她看不出来这个男人眼中那再明显不过的意图了吗?这个该死的丫头!

“现在我只想好好的收拾你,发泄心底的怒气,你别妄想我会对你做出什么为温柔的举动来!”埃比迪流利的用中文说着,言语中尽是掩饰不了的怒气。

陈梦欣被埃比迪拖到了他的住的总统套房里,门被重重摔上,发出了令人害怕的巨大声响,而陈梦欣也被扔在了沙发上,埃比迪死死的盯着她,不知道会怎样处置她,陈梦欣不停的在脑海里幻想着,越想越害怕,这时埃比迪看起来松懈了一些,没有之前的那样恐怖,埃比迪迈开步子就往沙发走过去。 陈梦欣飞快的在脑子里想着逃跑,呜~没办法,呆着这里时间越长,越不安全啊,万一埃比迪又突然发起火来,她肯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!于是,她趁埃比迪走向沙发,警戒松懈了一些的时候,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蹦了起来,拼命的跑向门,就在她的小手刚刚碰到了门把手的时候,一个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就将她拉了回来,接着迎接她的就是埃比迪好不容易小了一些,却又被她掀得高高的怒火。

可恶!沈天扬拼命的挣扎着,可就是无法摆脱三人的束缚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埃比迪将陈梦欣扛着带出了餐厅,“啊~!”沈天扬愤怒却又无力的呐喊着,就像一只困兽般。

“解决他”埃比迪淡淡的说着,直接突破了沈天扬的拦截就往外走去,而沈天扬却被三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保镖死死地架住,领他动弹不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